正文 第565章 那你也没选择他(第一更求月票!)(1/2)

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冒兰先回到涂善思的住处,发现傅宁爵已经离开了。

  她问了涂善思的几个管家,都说他回来之后拿了行李箱就走了。

  本来他们这些人来到涂家,是乘坐的傅家租的私人飞机。

  现在傅宁爵离开,他是在网上买了最近的机票。

  冒兰不知道傅宁爵会去哪儿,只好给他打电话。

  开始的时候,傅宁爵没有接。

  但是冒兰没有放弃,一直打了十分钟,傅宁爵才接通了。

  他第一句话就是:“冒姨,您什么都别说,我要静一静。”

  然后是:“我要上飞机检票了,有时间咱们回国再约。”

  然后他挂了电话,并且把手机改成了飞行模式。

  这样他就接收不到任何短信和电话了。

  傅宁爵上了飞机,直接回了华盛顿特区,也就是他们来的地方。

  他其实想回国,可是再一想,回去干吗呢?

  虽然他是傅辛仁的儿子,可是傅夫人不是他亲妈,傅家也就不是他的家了。

  他知道他那个老爹,如果傅夫人不喜欢他,他老爹肯定毫不犹豫赶他出门。

  他不想寄人篱下。

  所以傅宁爵下意识回到了华盛顿特区何之初那栋大宅。

  他拎着行李箱站在门口摁门铃,不知道有没有人在家。

  开门的人是韩千雪。

  她看见傅宁爵一个人回来,很是惊讶:“小傅总你一个人?一诺和阿远呢?”

  傅宁爵木着脸说:“别叫我小傅总,我已经不是小傅总了,叫我宁爵,或者阿宁也行。”

  韩千雪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见傅宁爵一脸的生无可恋,她还是开门让他进来了。

  为了方便,韩千雪把傅宁爵的生物信息存到何之初家的门铃系统,这样可以刷脸进门。

  傅宁爵一整天没有吃饭,现在才觉得饿了。

  他走进厨房看了看,说:“有什么能吃的吗?没有的话,我们出去吃。”

  韩千雪说:“这几天你们都不在,我就给管家放假了,我的厨艺不好,要不我们出去吃?”

  这里附近就有不错的东方菜馆,出去吃也很方便,不用开车,走着过去都行。

  傅宁爵点点头,和她一起走出去。

  韩千雪看出傅宁爵有心事,但是他又不说。

  她以为是傅宁爵追求温一诺失败了,正式被温一诺拒绝了。

  因为他的样子,很像失恋之后痛不欲生但又说不出口的颓唐。

  韩千雪眼神闪了闪,直接问道:“……一诺是不是拒绝你了?”

  傅宁爵还沉浸在“爹不疼没娘爱”的悲情氛围里,已经脑补到自己被赶出傅家可怜兮兮的样子。

  突然被韩千雪问是不是温一诺拒绝了,他神色有些恍惚。

  那种在父母的大力支持下追求自己心爱女孩的日子,恍同隔世。

  傅宁爵深深叹了口气,说:“不是……我跟她肯定不能在一起了,但是……不是……”

  韩千雪明白了,这是在说他这么难受,不是因为被温一诺拒绝了,那是因为什么事?

  韩千雪好奇地问:“那是什么原因呢?当然,如果觉得我八卦,你不说也行。我也就是随便问问而已。”

  傅宁爵:“……”

  要不要说得这么直白?

  难道他就不配人关心吗?

  傅宁爵斜睨着韩千雪,说:“你真想听八卦?”

  韩千雪闪亮的眸子里跳跃着星光:“……如果你愿意说的话……我洗耳恭听。”

  傅宁爵这时也需要有人倾诉。

  他不能跟爸爸妈妈说,因为他们现在心里的人已经不是他了。

  他不能跟司徒澈说,因为他们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人,他找他还有什么意思呢?——白白被他看不起。

  也不能跟冒兰说,冒姨跟他妈妈最好,不管她站什么立场,她都不会想听见他的牢骚。

  当然更不能跟温一诺说,她的心里从来都只有萧裔远,他早该知道的。

  没有了傅家,他拿什么比萧裔远强呢?

  现在他连傅家都没有了。

  至于自己那些狐朋狗友,如果告诉他们,他们会第一时间去股市卖空他们傅氏的股票吧?

  傅宁爵想了一圈,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可以倾诉的人。

  是他做人太失败吗?

  韩千雪还在鼓励他:“阿宁,心里不高兴的话,说出来比较好。说出来之后,也许你会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人是社会动物,是群居动物,是有互相倾诉的需求的。不然憋在心里,不在压抑中变态,就在压抑中灭亡。”

  傅宁爵扯了扯唇角,沉默了走了一会儿,说:“……其实也许对别人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,但是对我来说,那是天都塌下来了。”

  韩千雪好奇地问:“……你失业了?”

  傅宁爵:“……”

  他皱起眉头,“什么失业?失业怎么会觉得天都塌下来了?”

  “啧啧,你这真是富家公子何不食肉糜了。”韩千雪感慨道,“对我们工薪阶层来说,唯一的天就是工作,只有失业才能让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。别的事情,包括失恋,对我来说,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”

  “毕竟失恋了可以再找,但是失业了,想再找到合心意的工作,难度就大多了。”

  傅宁爵:“……”

  他不知不觉被韩千雪带偏了,“……可是我觉得工作很多啊,只要你愿意找,到处都是工作。”

  “那是对你来说……”韩千雪停下脚步,很认真地看着傅宁爵:“阿宁,以你的出身很难理解我们这些人的心态。”

  “我其实是从国内来的,我很小的时候,父母成为大下岗中的一员,家里揭不开锅,我家在北方,冬天没有钱交暖气费,我们晚上差点冻死。半年吃不上一次肉,我没钱交学费,差点辍学。这些事情,你肯定都没有经历过。”

  傅宁爵瞠目结舌:“现代社会,还有付不起暖气费吃不起肉的时候?!我们是生活在一个国家吗?!”

  “现在大家的日子当然都好多了,但是当年大下岗的时候,多少家庭一夜之间连饭都吃不起,没钱买菜,去菜市场拣剩菜叶……”韩千雪脸色有些沉重,“但是只要努力不放弃,最困难的日子总会过去。你看现在,我们大家的日子都过得好多了。”

  “我在国外念书工作,挣了钱给我爸妈在国内买了房,他们现在在国内住半年,然后到这边住半年,别提过得多逍遥。”

  韩千雪笑容满面地说话,一点都看不出她有那么悲惨的幼年生活。

  听见韩千雪这些事情,傅宁爵突然觉得自己的痛苦又不算什么了。

  他两手插在裤兜里,也有了倾诉的欲望:“是啊,只要坚持,就没有过不去的坎。其实我今天确实遇到一些事……”

  他又深深吁了一口气,说:“我今天刚知道,原来我的妈妈不是我的亲妈。”

  韩千雪看了他好一会儿,才明白过来:“……你是说,傅夫人不是你的亲妈啊?那你的亲妈是谁?你是他们领养的吗?”

  傅宁爵摇了摇头,“呵呵,如果是领养也就好了。我妈妈也不知道我不是她的亲生儿子,直到今天上午。”

  然后他就把这两天的闹剧从头到尾说了一遍。

  因为牵扯到的萧裔远也是韩千雪认识熟悉的人,因此傅宁爵一点都没隐瞒,全部和盘托出。

  韩千雪听得眼睛都不眨,好几次都尖叫出声了,看上去比他还投入。

  傅宁爵心情好了一点,笑着说:“……就是这样,我看他们一家在相认,我就离开了。不然杵在那里,实在太扎眼了。”

  韩千雪对他很是同情,她主动拉住傅宁爵的手:“阿宁,这不是你的错,你不要怪责自己。不过这也不是萧总的错,他也是受害者。要怪呢,只能怪幕后捣鬼的人,我要祝他不仅断子绝孙,而且灰飞烟灭。——做这种事的人,实在太下作了!”

  傅宁爵怔怔地看着她,过了一会儿,移开视线,说:“……如果做这件事的人,就是我的亲生母亲呢……你让我如何面对爸爸妈妈……”

  韩千雪这才明白傅宁爵的心理压力。

  如果只是简单的抱错孩子,以傅宁爵“天塌下来有高个儿挡着”的开朗心态,他不会这么颓废和难过。

  他是担心,他的亲生母亲,在这件事里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。

  韩千雪想了想,说:“我是学法律的,我比较喜欢法律的条条框框,什么事情都有一条线在那里。虽然也有深深浅浅的灰色地带,但是总有一条不可逾越的底线。如果你的亲生母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友情链接
一路青云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www.cxwj05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admin#qq.com